德国建食物分享站减少浪费

中德关系 2018-12-07 10:18:31 186

  德国建食物共享站削减糟蹋 番薯藤

刚脱离健身房的凯瑟饥不择食,他查看冰箱,看见里边有芝麻菜、菠萝果酱和绿葡萄,最终拿出一块当天早上才烤的圆面包。

这不是他家的冰箱,而是坐落大马路上的公共冰箱。他吃下的面包原本或许直接被丢到垃圾桶,却由于公共冰箱活动而没有白白糟蹋掉。

近年愈来愈多德国人关怀食物糟蹋的议题,为防止太多可食用的食物沦落到进垃圾堆的命运,民间安排自发推行几项构思办法,比如上述的公共冰箱。

全德约有一百个相似的食物共享站,其间一半设有冰箱,其他的只需放置食物的层架。运作办法十分简略,只需你有剩余的食物,都可以拿出来与生疏人共享。

食物共享站的发起人瓦伦丁表明,很多人要出门休假前才惊觉家里的冰箱囤放了太多食物,也有人举行聚会后发现剩余太多食物。

瓦伦丁曾在垃圾场见到堆积如山的食物,愤而拍了纪录片《你在糟蹋食物吗?》,片子除了呈现被糟蹋的蔬果的形象,更指出消费市场的荒唐实际:太大、太小、形状太古怪的马铃薯无法放到超市的架上,只能任由它们在田里烂掉。这部纪录片触动了德国人,引发民间鼓起削减食物糟蹋的运动。

2014年,柏林新开了一间小饭馆,从一个立异的视点处理食物问题:他们直接与农民协作,供给超市拒卖的丑蔬果所做成的美食。

后来瓦伦丁又建立网站,鼓舞民众共享剩余的食物。为了安全,他与团队订下几条根本规则,比如有赏味期限的食物不能共享,调理过的食物没问题,但放在太阳底下一天的色拉不能拿出来。最根本的原则是,你应该共享你自己情愿吃的食物。

依据德国食物相关法令,个人之间共享食物是合法的,但公共冰箱或食物共享站则游走于法令边际。柏林现在有十二个共享站,其间一个曾遭官方强制封闭,由于现场无人监督及记载食物来历,这一点违反了法规。瓦伦丁表明,还未有人诉苦吃到不干净的食物。

另一个德国网站则招集民众节约食物,他们直接与有机超市和面包店协作,在次级产品(如略微干枯的萝卜、碰伤的葡萄柚或过熟的酪梨)被扔到垃圾桶前,惜食人将尚可食用的食物捡回来。

现在在德国、奥地利和瑞士三国估量有九千名惜食人,要获得惜食人资历,必须先经过小考,其间按时是最为重要的条件,避免给店家留下随意的负面形象。

二十六岁的惜食人莱洛,一周至少前往住家邻近的有机商铺一趟,拿回店家准备丢掉的食物后,她会将自己吃不了的东西留在邻近的食物共享站,或分给在地铁乞讨的生疏民众。莱洛表明,她不过是花点时刻走去商铺,以自己的力气做了环保,也给别人带来了满意与高兴。

至于店家方面,四十七岁的乔治是门市达千家之多的连锁有机超市负责人,他十分情愿与惜食人协作,削减自家超市的糟蹋。他以为这是尊重人与地球的正确态度。

依据安排的计算,惜食人在二○一三年削减了大约一千吨的食物糟蹋。

瓦伦丁表明,与全德国的食物糟蹋数字相比较,一千吨其实不多。qy8千赢国际他更着重,食物共享及食物收回绝非处理食物糟蹋的办法,改动群众的思维与行为才是治本之道。